从百万富翁到擦鞋匠

从百万富翁到擦鞋匠,“擦鞋子,支持工作,擦鞋子,支持工作……”47岁的谢师傅拖着义肢,在株洲火车站的广场上来回吆喝。“你信吗?以前我是有上百万的老板,现在沦落到擦鞋。”

从百万富翁到擦鞋匠 第1张图片

谢建跃今年47岁,人称谢师傅,来株洲已有两年,和妻子小兰靠擦鞋为生。今年三月,他带着擦鞋工具来到火车站广场,这里人流量大,离新搬的“家”也很近。谢师傅背着擦鞋工具、手提椅子站在株洲火车站广场上四处张望,寻找顾客。

从百万富翁到擦鞋匠 第2张图片

“以前做煤炭生意时我是整晚整晚睡不着,现在日子虽然艰苦,但是我精神压力不大,睡觉很舒服。”谢师傅说,1995年他卖掉煤矿产业获得69万,后来就一直做生意,发展到上百万,“那时好有钱”。不料1998年出车祸导致右腿截肢,当时非常绝望,还曾试着在医院接电线自杀。

从百万富翁到擦鞋匠 第3张图片

经历失去右腿的巨大打击后,谢师傅慢慢想通了,装上假肢,又继续去做生意。他去过云南开发铅锌矿,还去过广东,只是他不愿意再提广东这单生意了,“当年亏得倾家荡产就是这单生意。”在郴州的房子也为了还债务卖掉了。他坚信自己还能东山再起,现在的任务就是“每天用掉10支油。”

从百万富翁到擦鞋匠 第4张图片

谢师傅没有固定的钱包,每次都是把钱塞到左脚的袜子里面。靠着擦鞋的收入,他和妻子供两个女儿读大学。

从百万富翁到擦鞋匠 第5张图片

在株洲火车站的广场上,谢师傅拖着义肢,提着擦鞋板凳和工具箱来回游走吆喝,候车的人们齐刷刷的看向他。

从百万富翁到擦鞋匠 第6张图片

谢师傅说,“很多人都是看着我的假肢而照顾我的生意,很多顾客不擦鞋就直接给我钱,我很不乐意这样,我的原则是不擦鞋子不要钱。”

从百万富翁到擦鞋匠 第7张图片

除了吃饭、睡觉,谢师傅从来没有给自己放过假,赚钱供孩子上大学和还债是他现在最大的心愿。

从百万富翁到擦鞋匠 第8张图片

工作间隙,谢师傅的大女儿打来电话,他开心地跟女儿聊着。大女儿现在在吉首上大学,每年都能拿到奖学金,而且平时还勤工俭学。说起女儿,谢师傅眼睛里都泛着光,这是他最大的欣慰。

从百万富翁到擦鞋匠 第9张图片

“一天能赚个200余元,除去孩子的上学费用与自己的生活开支,每年还能余个2万余元,余下的钱就是还账的。”谢师傅边数着钱边说道。就是这双手通过擦皮鞋供养了两个大学生,并且还在创造更多的财富还债。

从百万富翁到擦鞋匠 第10张图片

“混的好金白沙,混的差相思鸟。”这是谢师傅脱口而出的口头禅。他一天要抽两包2块钱的相思鸟,这是除了吃饭外最大的开支了。没有生意时,谢师傅用沾满鞋油的手夹着一根

从百万富翁到擦鞋匠 第11张图片

虽然年纪还不到50岁,但是坎坷的经历让谢师傅如今已经头发花白。

从百万富翁到擦鞋匠 第12张图片

从百万富翁到擦鞋匠,曾经富裕生活的影子一直笼罩着他,为了摆脱过去,谢师傅每天除了擦鞋什么都不干。

从百万富翁到擦鞋匠 第13张图片

在回家路上,谢师傅每天都会经过一座铁路桥,他总是会望着桥下飞速驶过的火车与动车看上许久。

从百万富翁到擦鞋匠 第14张图片

回到家里,谢师傅吃着妻子给他温好的饭菜。刚来株洲时,他们住的房子只有5平米,上个月才刚搬出来,重新租了个“大房子”,可以放两张床,两张桌子,只是一年难得见到阳光。

从百万富翁到擦鞋匠 第15张图片

晚上洗完澡后,谢师傅换上了干净衣服准备睡觉,妻子已经到邻居家看电视去了。

从百万富翁到擦鞋匠 第16张图片

谢师傅这只假肢已经陪伴他走过了10余年,当时是花了7000元买来的。

从百万富翁到擦鞋匠 第17张图片

每天早上六点开工,晚上10点回家。在株洲的这3年,谢师傅每天都是如此。回想2011年刚来株洲时,他全身上下只有14块钱,也那么挺过来了,现在日子慢慢好了,一定会熬过去的。

赞 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