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绳子和布条绑在麦秸床上的12岁女孩

被绳子和布条绑在麦秸床上的12岁女孩。这个12岁女孩名叫婷婷,是山东省临沂市平邑县仲村镇西流庄村人,“发病”时的婷婷简直就跟狼似的,又咬又撕,这两年来,家里能打烂的,几乎全被婷婷打烂了。姥姥说,“2012年6月份突然犯病,当时她就坐在院子里的水盆里洗澡,突然一下光着身子站起来,跳出水盆,把水全泼了,然后把盆子扔了出去,完了就冲我跑过来,一口咬在我腰上……”从那以后,婷婷的“病情”一发不可收拾,村里人都认为她得了“精神病”。

被绳子和布条绑在麦秸床上的12岁女孩 第1张图片

床上的婷婷正在“发病”,单亲妈妈马资美向记者描述婷婷“发病”时的情景,“不是人啊,是狼!看见什么就撕,就咬!

被绳子和布条绑在麦秸床上的12岁女孩 第2张图片

被绳子和布条拴在床上的婷婷使劲的挣扎,使劲的哭,姥姥说,“2012年6月份突然犯病,当时她就坐在院子里的水盆里洗澡,突然一下光着身子站起来,跳出水盆,把水全泼了,然后把盆子扔了出去,完了就冲我跑过来,一口咬在我腰上……”从那以后,婷婷的“病情”一发不可收拾,村里人都认为她得了“精神病”。

被绳子和布条绑在麦秸床上的12岁女孩 第3张图片

怕婷婷伤到别人或者受到伤害,母亲和姥姥把她捆在了床上。15日下午,记者到访时婷婷正在“发病”,她歇斯底里地怒吼“把我放开!”两只脚使劲的试图挣脱绳子。因为婷婷劲儿越来越大,绑在四肢上的绳子也越来越粗,打的结则越来越多。

被绳子和布条绑在麦秸床上的12岁女孩 第4张图片

房门的玻璃,被婷婷“一拳头揍烂”,除了这面玻璃,“发病”的这两年来,家里能打烂的,几乎全被婷婷打烂了。面对正在“犯病”的孩子,母亲和姥姥无计可施。

被绳子和布条绑在麦秸床上的12岁女孩 第5张图片

15日下午,姥姥在给婷婷喂水,每次病情发作时,婷婷哭累了就会喊“渴”,但奶奶不敢解开布条,只能端着水,用一根吸管给她喂水。

被绳子和布条绑在麦秸床上的12岁女孩 第6张图片

消停一会后,婷婷对姥姥说,帮我解开,手有点疼。姥姥问婷婷,解开能听话么?婷婷认真的点点头。随后,被解开的婷婷坐起身,随手在身下拽了一根麦秆,掏起了耳朵。

被绳子和布条绑在麦秸床上的12岁女孩 第7张图片

因为“犯病”,婷婷午饭拖到了下午快三点才吃。站到被自己打翻的饭桌旁边,脚下还有散落的饭碗,婷婷似乎丝毫没有意识,开始找东西吃。

被绳子和布条绑在麦秸床上的12岁女孩 第8张图片

午饭是山区最常见的煎饼,旁边一碗是这家人要吃一个多星期的咸菜。如果不是记者给婷婷带来了几个炒菜,这将是她没有选择的午餐。如今,一家三口的经济来源,只有姥姥种的一点土豆,妈妈每个月660元的低保。

被绳子和布条绑在麦秸床上的12岁女孩 第9张图片

婷婷端着碗一屁股坐在了门口的水泥地上,吃得津津有味。姥姥让她坐在板凳上,她不耐烦的哼哼了两声,便没人再管她。

被绳子和布条绑在麦秸床上的12岁女孩 第10张图片

这个场景几乎每天都会发生。婷婷的妈妈马资美会向每个到访的人哭诉婷婷的故事。从孩子犯病,到自己离婚,再到老公不闻不问。塑料袋里,有婷婷儿时的照片,有写满各地医院地址的纸条,还有婷婷绿色的残疾人证。

被绳子和布条绑在麦秸床上的12岁女孩 第11张图片

残疾人证上,是“发病”初期的婷婷。彼时,这个女孩眉清目秀,村里人见人爱。马资美说,证是委托县里工作的亲戚给办的,“写上精神残疾,每年年底给600块钱。”但婷婷究竟什么病,马资美也说不清楚。

被绳子和布条绑在麦秸床上的12岁女孩 第12张图片

“好好学习,天天象上”,这是婷婷“发病”前写在墙上的,意识到错写成了“像”,婷婷改成了“象”——如果不把“病”治好,她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这个字究竟该怎么写。

被绳子和布条绑在麦秸床上的12岁女孩 第13张图片

两年中,婷婷的妈妈和姥姥带她走遍了周边甚至济南的多家精神病医院,山东省立医院、山东省精神卫生中心,山东神康精神卫生中心,济南精神专科医院……公立的、私立的,耗尽所有家产,但始终没有诊断出来病因,一家医院的脑CT扫描显示“未见明显异常”。

被绳子和布条绑在麦秸床上的12岁女孩 第14张图片

吃过午饭还不到一个小时,婷婷突然嚷着说要坐记者的车去“赶集”,并往门外跑去——“这是要犯病了”,婷婷像个任性撒娇的孩子坐在地上打滚,妈妈、姥姥和附近的邻居,费尽了力气把她抬进院子。

被绳子和布条绑在麦秸床上的12岁女孩 第15张图片

一旦“病情”发作,两个人很难控制住婷婷。姥姥要迅速将婷婷绑起来。

被绳子和布条绑在麦秸床上的12岁女孩 第16张图片

随着年龄越来越大,绑在婷婷身上的布条和绳子也越来越多。15日下午,姥姥绑住婷婷手腕的时候,她不停的喊,“疼,疼啊!”

被绳子和布条绑在麦秸床上的12岁女孩 第17张图片

如今,婷婷42岁的母亲、66岁的姥姥渐渐体力不支。坐在连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的屋子里,婷婷的姥姥十分无奈地告诉记者,“实在折腾不起了,有时候都买回药来想给她吃下去,可是下不去这个手啊!”

被绳子和布条绑在麦秸床上的12岁女孩 第18张图片

绑结实婷婷,妈妈和姥姥到门口捡刚才散落的拖鞋。婷婷“得病”后,这两个不识字的女人带婷婷四处求医,到过临沂、济宁、济南多家医院,但丝毫查不出病因。

被绳子和布条绑在麦秸床上的12岁女孩 第19张图片

抱着婷婷,马资美说,曾有医生建议做开颅手术,“能治好最好,哪怕孩子死了呢,我们也尽力了,求求你们救救她吧!”如果您能给婷婷提供帮助,可汇款至——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平邑县蒙阳营业所,齐宜婷,604741001201351277,或联系齐鲁网新闻热线0531-81695000

赞 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