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年购房风险最大的12个城市

马年购房风险最大的12个城市,包括内蒙古的鄂尔多斯、海南海口、湖北十堰、陕西神木、甘肃玉门、江苏常州、山西平遥、贵州贵阳、浙江温州、辽宁铁岭、广东广州、湖北黄石,有你所在的城市吗?

马年购房风险最大的12个城市 第1张图片

内蒙古鄂尔多斯:随着今年以来煤炭泡沫的崩溃,如今的鄂尔多斯却因为城市空洞化成为了有名的“鬼城”。在鄂尔多斯的大街上,关门大吉的售楼处比比皆是。与此同时,被当地人称作“黑窟窿”的大量停工的烂尾楼盘也随处可见。

马年购房风险最大的12个城市 第2张图片

海南海口:凭借房地产发迹的海口,曾在1992年遭遇过房地产泡沫经济,烂尾楼随处可见。直至今天,房地产在海南税收、固定投资的占有较高的比例。仅靠房地产业的支撑,海口有可能会遭遇第二次的泡沫经济。

马年购房风险最大的12个城市 第3张图片

湖北十堰:为了建设“区域性中心城市”,新增大量的土地加速发展,然而却面临大量的楼盘竖起后无人购买的情况。“以前这里只是一片大山,才开山不久,谁会来这么偏僻的地方买房呢?”某楼盘虽然房子早已盖起,但很少看到有装修入住的。

马年购房风险最大的12个城市 第4张图片

陕西神木:在煤炭经济繁荣的2010年前后,神木县城的房价已涨至1万元/平方米,可与省会西安(楼盘)并驾齐驱。在高房价和政策鼓励的刺激下,新楼盘纷纷拔地而起,严重供过于求。随着煤价疲软和民间借贷崩盘,过度膨胀的房地产泡沫瞬时被刺破。

马年购房风险最大的12个城市 第5张图片

甘肃玉门:甘肃玉门繁华兴盛,拥有近11万人口,经济发达。然而,过度的开采,石油(行情专区)产量开始下滑,环境破坏严重。由1959年最高的140.62万吨降至1998年的38万吨,这个国内最早开发的油田,如今成了企业规模最小、发展困难最多的石油企业。

马年购房风险最大的12个城市 第6张图片

江苏常州:与苏州、无锡并称“苏锡常”是江苏省最为富饶的地区。然而这里城市新区却遭遇房价停滞不前的尴尬。在华灯初上之际,大部分新小区孤灯一盏,无限凄凉。在常州,常驻人口在拆迁安置中获得了补偿,并不太需要购买新房

马年购房风险最大的12个城市 第7张图片

山西平遥:平遥商业繁荣,门类齐全,几乎包容了商业的所有行当的票号、钱庄、当铺、中药店、绸缎庄、杂货铺以至扇子、灯笼、戏装铺等等漫布于平遥的大街小巷。平遥也因信誉卓著而享有“小北京”的美誉。如今经过几百年风雨的荡涤,无尽的繁华逝去了,只留下清冷的建筑伫立于平遥城中。

马年购房风险最大的12个城市 第8张图片

贵州贵阳:在贵阳市,迅速攀升的地方债和不断增加的偿债压力,已经开始对当地经济发展形成了压力。一旦楼市崩盘,土地出让收入锐减,土地担保价值剧降,则将直接促使当地地方债违约,并给当地经济造成更大的影响。

马年购房风险最大的12个城市 第9张图片

浙江温州:温州绝大部分民营企业都是微小企业,银行(行情专区)能够接受的抵押品几乎只有房地产。温州的民间借贷也很发达,这些大量的民间借贷很多时候也是需要房地产作为抵押的。当民营企业由于外部市场困难导致流动性紧张、资金链断裂时,银行或者贷款人就会选择拍卖作为抵押物的房子。正是因为大量还不起房地产按揭的人的房子被银行收回法拍,导致房价下跌。这就是温州房地产泡沫被引爆的主因。

马年购房风险最大的12个城市 第10张图片

辽宁铁岭:铁岭新城目前来说房价上并不贵,甚至对很多人来说可以用很低来形容,大多数的楼盘均价在3000到4000元每平米,还有很多楼盘价格低于3000元每平米。如此低廉的价格却吸引不到住户,主要的原因是因为铁岭新区人口导入低于预期。

马年购房风险最大的12个城市 第11张图片

广东广州:广州是以汽车(行情专区)制造负增长汽车制造业为战略性主导产业,近年来发展迅速。“继日系车销售”滑铁卢,广州实施的汽车限牌政策,也使其年汽车销售总量锐减一半。另外,广州还遭遇汽车产值的增长困境。自去年8月起,广州汽车制造业总产值已连续七个月当月负增长。

马年购房风险最大的12个城市 第12张图片

湖北黄石:据公开资料显示,黄石的金矿保有储量占全省的88%,铁矿石保有储量虽只占全省储量的23.7%,但产量居全省第一,还有丰富的森林资源。“江南聚宝盆”黄石市里,企业大多有“恋矿情结”“反正我们有矿,我们的经济总量在全省依然排在前列。” 这座资源城市,试图依靠资源开发补偿机制和衰退产业援助机制,减少资源开发产值,提高制造业和农业的比重,完成经济转型。可是,第三产业的落后,技术生产能力不足,对资源的依赖性,城市未来的发展仍然充满隐患。

赞 (0)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