懂懂日记:绝对的

下午,我去学校接孩子。

没处停车了,旁边有个建筑工地,我倒进去,停好。

一会,来了一辆沪A的车子,迎面开过来了,司机是女的,长的还不错,那咱就主动一点,献献殷勤,我把车子使劲往后倒,让她开进来。

她想学我,把车头调过来。

但是,她不知道旁边有条沟,一倒,掉沟里了。

盼望着,盼望着,她终于困住了,进不行,退白搭。

我过去帮她推了一把,出去了。

等她下车,朝我笑了笑,身材太好了,高跟鞋,黑丝袜,凹凸有致,走路一扭一扭的,背个特别大的包包,一看就是名牌,不过具体是什么牌子,我也不认识。

咦?还有这么漂亮的家长?以前我咋没遇过呢?

回家的路上,下雨,恰遇红酒妹,喊她上车。

我问:“问你个问题,想赚钱不?”

她说:“你这不废话嘛!”

我说:“卖桃花姬如何?马上母亲节了,我们家的货,正品。”

她说:“我看嫂子们发的广告了,但是价格太贵了,跟专卖店一个价。”

我说:“比专卖店便宜一点,但是是正品,网上卖的比我们拿到的渠道价还便宜,你想想能真吗?现在有专门卖桃花姬包装盒的,跟正品的盒子一模一样。”

她说:“安静姐卖桃花姬,我再卖,不合适。”

我说:“其实嫂子的意思是送,凡是觉得不错的朋友,挨着送,让大家先吃,感觉好就买,觉得不好就不买,我们主要渠道不是针对读者,还是开专卖店,走传统渠道,我们同时开了天猫和京东,没指望桃花姬赚钱,是用来学习的。”

她问:“你觉得我卖点啥比较好?”

我说:“你同学资源这么广,可以复制莫小城的模式,做海外代购,整天晒图,这些东西并不会惹人反感。”

她说:“但是,你知道吗?莫小城经常搞海外促销直播,晚上要熬通宵,这个罪咱咋受的了?”

我说:“你是想舒服的赚钱。”

她说:“哈哈,差不多。”

我说:“包包真的可以提升一个女人的气质,刚才我遇到一个女的,貌似是上海的,真美,背上那包包,有明星的感觉。”

她说:“包对女人的气质,有绝对的提升,而且一旦你背过1万的,就看不上5千的了。”

我说:“有的人背着假的,也像真的。”

她说:“有那样气质的人,压根就不会背假的。”

我说:“要么你卖签名书,我给你一些,卖了是你的,刘震云的《一句顶一万句》,我送出去了差不多1000本,很多人不喜欢这本书,非要跟我换别的,其实他们是真不识货,刘震云才是真正的文坛大鳄,这书是绝对值得收藏的。”

她说:“你都送了一遍了,人家没要的了。”

我说:“会有的,因为有识货的,却不好意思要的,他们想要,没处买,货源目前我处于垄断状态,刘震云签了半年,都给了我,最关键的一点,签名是本人签的,不是仿的,他以后也不会签了。”

她说:“不急,不急,这才几月份啊。”

我说:“5月了。”

她说:“呀?5月了啊?!”

替她着急,多说几句也无妨,毕竟她比较豁达,而且有铁饭碗,赚点纯属娱乐,若不是投资失败,她压根就不会想着赚钱这回事。

她说:“要不是因为投资的事,你就是打死我,我也不会在朋友圈里卖东西的。”

我说:“现在的朋友圈是什么?你永远不知道谁将是下一个卖货的,现在谁卖货,我都觉得不再惊讶了。”

昨天,吃了只苍蝇。

吃了,又吐出来了,吐出来我又筷子拨弄了两下,越看越恶心……

我把苍蝇骂了半天,很小声的骂的,我生怕被人听到。

在路上,我在思考一个问题,为什么我很容易受伤?表面上自己充当的是受害者的角色,其实是有两个原因的:

第一、我总是怂恿别人创业。

第二、我总是硬扶别人上马。

创业是需要有天赋的,适合创业的人少之又少,而我总是想点石成金,而且一点一个准,为什么呢?

因为,我有庞大的读者基数,我来扶持一个人做事,貌似很容易。

但是,一旦热情退却。

貌似,我成了擦屁股的。

与别人无关,是我自己出了问题,是我自己甘愿跪下当马,送对方一程……

如何避免呢?

应该听王莉的建议:与读者建立物理隔绝。

她比我人气旺多了,她的读者数十万,但是她没有见过一个读者,越是如此,大家越觉得她是女神,其实长的嘛,一般般了。

例如,鱼子泡泡和国庆做黄金回收培训,很多人说是我推广的,其实那是你不了解我,可以翻翻我的日记,我表达的很明确,从一开始我觉得就是旮旯里的生意,我压根就没觉得这是个多牛B的事,是他们自己做起来的。

为什么后来他们在我日记里出境率这么高?

因为,他们经常过来玩。

我写的日记,就是当天的生活汇总,谁过来都会出现在日记里,仅此而已。

经常有人问我:你是不是对我有偏见?为什么要删除我评论?

你想多了,每天面对2万多人,谁是谁,我压根就分不清楚,咋可能把焦点集中在你身上呢?

我最讨厌谁?

于木。

以前蛮讨厌他的,因为我们山东人信奉礼仪,不管做什么事,都不能太直接,而于木太直接了,蹦达来,蹦达去。

有天,心语跟我讲:“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,其实于木是最听你话的人,你说什么,他就做什么,他这么让人讨厌都能成功说明什么问题?你扶持的人,行动力都不行,十个也赶不上一个于木。”

这么一想,又觉得他不是那么让人讨厌了。

的确,我说的事,他就信。

人,为什么会去做一件事?

就是因为信。

当初,他是咋出现在这个圈里的?我们每年不是都组织车队去拉萨吗?我就写了一篇帖子,怂恿大家一起去拉萨,意思是搞几辆车,跟在我们屁股后面就是了,也不用做路书,也不用做计划。

于木就是做了这么一件事。

包括穿越罗布泊,这以前都是我写过的。

吃饭时,他晒了一下自己的余额宝,100多万现金,众人从讨厌立刻变成了崇拜,你余额宝里有这么多钱吗?

我没有,我才800来块钱。

即便是今天,我也不认可于木的做事风格,太直接,太无情,成朋友也是很难的,因为我们是两条路上的人,但是他真的很用心,每当遇到好玩的线路,都会挨着打电话邀请一下,咱哪怕在网上骂一个人,在电话里还是要客客气气的,见了面还是要笑脸相迎。

哪那么多仇恨?又不是杀父之仇。

有些东西,只要做,肯定会成功,哪怕失败了也无妨,至少得出了一个结论:此路不通。

执行力一流的人,我遇到过两个。

还有一个,蝉禅。

牛哥怎么形容蝉禅:遇到了十字路口,一般人是停下来等等,要么看看别人怎么选,要么找人问问路,而蝉禅呢?噌的朝北跑了,发现不对,又噌的跑回来了,接着又朝东跑了,噌的又跑回来了,噌的又朝南跑了,发现对了。

几乎每周都有人来找我咨询旅行的事。

旅行的确是个大蛋糕,而且市场越来越大。

但是,没有遇到一个让我觉得像蝉禅的人,蝉禅的做事风格是什么?

下午,我们俩聊了去拉萨。

晚上,他就发布了招募计划。

然后,开始说服身边朋友、网上朋友,一定要达到目标人数,最后还差一个人咋办?临时在路上拣了一个,就是邹老师。

多数人是希望怎么赚到钱?

躺在沙发上,看着报纸,喝着咖啡,抽着雪茄,后面还有妹妹给捏着背,怀里还抱只波丝猫……

咋可能呢?你就是鸡,也要动两下吧?

昨天,谈到了什么行业的人,最难跳出来,做培训的、做招商的、做小姐的、做小偷的。

为什么呢?

一旦赚惯了快钱,就再也不愿意出力了。

你见过做培训的人改行吗?

昨天,还来了一个朋友,是国庆带过来的,南京的,他想找我问个问题,就是想卖名人,问我如何看待这个市场?

我说:“演唱会的本质就是卖名人。去年,我们本地最大的事,就是郎咸平来演讲了,也是卖名人。”

他问:“你觉得我找自媒体背书如何?”

我说:“可以,演唱会不就是这么做的吗?一方面要搞定明星档期,一方面要铺天盖地的在媒体上投放广告。”

他问:“如果我跟那些做自媒体的人谈合作,招一个人,我给多少钱提成,这样可行不?”

我说:“假如你是卖奶粉的,你跟CCTV说,卖一罐,你给多少钱提成,你觉得CCTV会干吗?”

他问:“那怎么干?”

我说:“首先,这个事是肯定没有问题的,无论哪个朝代,名人永远都是焦点,而且都是有价值的,我们每个人其实都在消费着明星,包括他们的代言,他们的推荐,他们的直接产品,例如CD、图书等等,包括我们买一本莫言的书,其实也是在消费明星。其次,做成这个事的关键所在,是你要考虑失败的成本。”

他问:“大约多大?”

我说:“假如,你带着20个淘宝卖家去参观韩都衣舍或阿里巴巴,由老赵亲自接待,全程陪同一天,每人1万元,那么你的成本至少要10万元,其中5万是给老赵的出场费,5万是给鬼脚七的广告费,两者都需要先付出,这就是你可能亏损的钱,但是你要想明白,即便亏损了,你也成名了,你要掌握一个原则,每次要找不同的自媒体背书,这样的结果是你把他们的粉丝都汇集到你身上了。”

他问:“谈合作难不难?”

我说:“只要真给钱,一点都不难,只要假给钱,特别难,例如你谈分成,谈未来,没人跟你扯这些,前些日子我跟王锐数了一圈,我们认识的朋友里面,没有一个人值5万元/天,你知道5万元能请到多大的明星吗?你可以去百度一下明星的出场费。我给你讲讲我吧,平时我接待的都是读者,读者一年给我1200元,我要送12本名家签名书,理论利润有500元左右,来了我要请客吃饭吧?至少要陪一天吧?你想想,这么点钱,我都乐意干。”

粗略的给他算了一下,若是按照10万元的预算投入,每个月应该会有10万元的纯利润,但是归根结底到了一个字上:干!

大家又谈到了微商。

我们的观点还是有分歧,我认为现阶段的微商,还是昙花一现,不是模式的问题,而是一群不适合做生意的人在做生意。

看似人人都是卖家,其实赚钱的很少很少。

此时,什么人能赚钱?

第一、搞培训的。

第二、招分销的。

第三、搞聚会的。

其实最高明的就是搞聚会的,相当于为“招分销”的人提供了平台,而且微商这么热,大家都想去看看热闹,很自然,现场会很火。

上个月他们组织的微商聚会,广告费赚了过百万,所以他们要趁热打铁,计划每个月推出一场。

为什么要这么做?

因为,风一旦停了,这个事就做不下去了。

必须要在该赚钱的时候,疯狂的赚。

风停的时候,收摊,走人。

一定不要赚培训的钱,因为一旦交钱给你,他认为就是把自己托付给你了,他们期待的是结果,不是过程。

结果就是:要赚到钱。

学员与师傅之间的感情是很微妙的。

最初,崇拜。不崇拜咋可能交钱给你呢?

其次,期待。期待你能改变他的命运。

然后,摇摆。有人的确赚到了钱,但是自己却没有赚到。

最后,失望。没赚到钱,那么就认为是师傅欺骗了自己,特别是当看到有师兄弟退钱走人的时候,自己也萌生了这个想法,翻脸又如何?反正不在同一个城市。

整个过程,大约需要1~2年的时间。

所以,做培训的,很少有全身而退的,除非是做技术培训的,例如教人画画,教人摄影,这个可以。

教什么,都别教人赚钱,因为这玩意教不会,谁要保证100%赚钱,我就把我爹送去,你看看能教会不?

国庆说:“做微商的QQ空间的冠名费都是30万,一周。”

我说:“这个事,我真不羡慕,我为什么拒绝广告?因为在我空间最适合做的广告就是培训的、招商的、旅行的,我赚到30万的结果是会有几百人掉入了一个大坑,最终这些都是我的罪孽。”

没有人是傻子,天价地皮也好,天价广告也罢,最终买单者,就是老百姓。

我有个邻居,在北京当厨师。

有孩子了,不想去北京了,想在村里开个饭店,全家人反对,应该这么说,凡是他问过的人,没有一个支持他的。

我在想一个问题:有些时候,我们为什么得到的是反对的意见?

因为,我们商量的对象是上班族,他们的眼界是月薪3000元,你指望他们比你看的更远?

不可能的事。

所以,无论你问他们什么,他们的答案都是:行不通。

昨天,我带着大家去一个很偏远的山区吃饭,还需要走一段越野路,也没有招牌,而且至少有两三个岔路口,我来过五次了,但是还是记不准。

中午,即便是工作日,车子也停的满满的。

为什么呢?

真好吃!

我在想,如果饭店老板当初咨询他们村里的人:我在村里开个饭店如何?

答案,肯定是全票否决。

我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?

我不是来采访过养羊的大学生吗?这个饭店就在他们村,当时我们一起在这里吃过饭,我觉得那羊肉太好吃了,于是我又带着媳妇们来吃过,稍微重要一点的朋友,我也会带着过来,毕竟太远,从县城出发,至少40分钟的路程。

酒香,真是不怕巷子深。

前些日子,有朋友打车从济南高铁站到我们家,车费1000块钱。

我说:“越是痛苦的经历,越是周转的寻找,越有深刻意义,这就如同去西藏找活佛是一个道理,若是太轻松就找到,你不会珍惜的。”

昨天,有朋友提出,这个饭店为什么不做招牌,为什么不修修路呢?

我说:“做了招牌,修了路,我们就不来了。”

你知道他们家的桌子是摆在哪里吗?

就是山上,你喜欢哪里,就摆在哪里,露天的,冬天的时候会建议你进屋,里面有空调。

吃完饭,我突然想起了养羊的大学生

我在QQ上问她:“羊卖了没?”

她说:“没有。”

我问:“现在遇到什么瓶颈?”

她说:“我们的无息贷款,今年不批了,因为镇上不鼓励养殖了,当时是借同学的钱还上的贷款,如果不继续放贷,现在很尴尬,我拿奖学金还了2万了。”

我说:“创业,不是这么简单,不过不要气馁,这么年轻就经历这么多的挫折,是好事。”

她说:“你说的对,我可能真的要去上班还债了。”

我说:“王锐跟我谈过一个观点,看一个项目有没有潜力,从装修就可以看出来,如果卖家电不赚钱,收家电赚钱,那么应该是卖家电在旮旯里,收家电要开大店,装修的富丽堂皇,所以不要轻易的认为自己找到了夹缝中的大市场。”

我挺可怜她的,也挺想支持她的,但是我又不愿意出手,理由很多,我也没钱了,要买房子,要装修,要买车……

她的意思是去找报纸团购,做羊肉。

我觉得有点难度,王锐今年基本不做团购了,他现在在做减法,慢慢聚焦到自己的品牌上去。

我们都在试图找捷径。

哪有什么捷径可言?

最初发快递的时候,我去谈淘宝价,快递公司不给我,当然也有优惠。

昨天,他们主动给我打电话,要把我升级为大客户了,毕竟我发货量还是蛮大的,比一般的淘宝卖家肯定要大。

就是说,你好好做,别去计较那点成本,机会早晚会垂青你的。

而你呢?

总是想一步到位。

例如,很多人想做拉萨行,都过来拉我,意思是让我给推广,让我做嘉宾,我心想,要是真这么搞,我要你干嘛?我自己招募,自己带队就是了,我一个人收4万元没问题,收15个人,我至少不赚30万?

我何必去赚你的三万两万呢?

你要这么思考问题,才会理性。

另外,我不想去拉萨了,我嫌费劲,长途跋涉,我总是想家,媳妇又不在家,如果我再跑了,孩子就没人带了。

如果你真的想把一条线路做到极致,至少要做上10年。

例如每年都搞,连续搞上10年。

你看看你不火吗?

是你不愿意等待。

在你没有姿态的时候,没人愿意跟你合作,假如你是一个资深的旅行达人,我会反过来求你的,希望你帮我组织一期拉萨行,你带队,我参加,我招募队员。

是你无法让人放心。

也许你是值得信赖的,但是至少还没表现出来。

你不能总是看我写了什么?

我写的案例,幕后都是有很多故事的,每个故事都有AB两面,文章只能聚焦到一个点上,这个点要么在A面,要么在B面。

例如,男司机打了女司机,此时,网友纷纷指责男司机。

但是,男司机公布了行车记录仪的视频,此时,网友纷纷指责女司机。

前后哪个才是真实的?

都是真实的,只是或侧重了A面,或侧重了B面。

任何事,都是一分为二的。

受害者最初往往都是施暴者,类似的视频,我还看过一个,一个出租车在别一辆牧马人,牧马人选择的策略就是直接撞上去了。

每个人都可能会冲动的,每个人都有发狠的一面,不要轻易的去触碰别人的底线,也不要轻易的叫嚣或者挑战别人。

一个哥们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。

他们俩都是运动健将,喝了点小酒(那时不查酒驾),被一辆车子别了,很是生气,追上去,别停了。

俩人拿着棍子就下去了。

结果呢?

驾驶玻璃摇下来,一支猎枪伸了出来。

俩人乖乖的回来了。

这个故事,很多朋友应该都听过,因为这个哥们经常讲,意思是什么?别轻易的耍威风,你根本不知道对手的底牌是什么?

脚踏实地的做点事,我觉得现在比过去更浮躁了,我不是说我,而是说行业,什么才是沉稳的表现?

创业者聚焦的是产品,而不是营销时。

昨天,清水在微信上问我:你为什么黑直销?

她发了一篇长文给我,意思是中国50%的人会下岗,未来60%的人会从事直销,这将是财富的主要聚集地。

她是做玫琳凯的。

我黑过直销吗?

没有吧?!

前几天,修养生息找我,大体意思我听明白了,她想做直销,问我什么意见?她表达的观点我已经听明白了,就是看好这个机会,但是怕别人误解,希望我给她打打气。

我说:“挺好的,合理合法的前提下,赚到钱就是硬道理。”

只是,我觉得,多数人做直销是赚不到钱的。

不是多数,而是绝大多数。

赚不到钱也无所谓了,关键是你要有大量的金钱投入、人脉成本、时间投入,还有一点,你的思维模式会被越狱,你只信仰直销模式。

你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:做直销的人,也很少有能跳出直销这个圈子,只是在不同的品牌之间跳来跳去而已。

人的底线是很容易突破的。

例如,过去,你很反感朋友向你推销直销。

如今呢?

你也在微信朋友圈里刷屏卖保健品。

你才发现,你所谓的道德底线,其实早已经被你践踏了,你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类人,不过你也给自己找好了借口:我这又不是直销,又不忽悠人,卖的绝对是好东西,纯粹绿色的蜂蜜,深山里的野蜂蜜,绝对……

绝对啥绝对?

绝对的三无产品罢了!

赞 (2)